福建日報(2019-10-21)頭版轉7版:福建科特派:鄉村振興的科技答卷

來源:福建日報發布時間:2019-10-22作者:李珂創建部門:福建農林大學(新版)

他們告別城市,躬耕廣袤的鄉野,當起農民致富的幫手和高參;

他們跋山涉水,播撒科技的種子,在八閩大地奏響了精準扶貧、鄉村振興和綠色發展的山海交響……

他們有一個共同的名字——科技特派員。

科技特派員制度發端于實踐,首創于福建。

1999年2月,南平市通過政府選派、雙向選擇,啟動科技特派員駐村服務試點,首批225名科技人員下派進駐215個村,成為首批科技特派員。此舉為全國推行科技特派員制度開了先河。

2002年,時任福建省省長習近平在對南平市向農村選派干部,即選派村黨支部書記、科技特派員、鄉鎮流通助理的工作進行專題調研后,在《求是》刊文《努力創新農村工作機制》,總結提升出“高位嫁接、重心下移”的“南平經驗”,指出“南平市的這種做法是對創新農村工作機制的有益探索”。

省委、省政府始終把實施科技特派員制度作為科技精準服務“三農”、深入實施鄉村振興戰略的長效機制。省委書記于偉國指出,科技特派員制度是習近平總書記在福建工作時深入總結基層實踐、科學深化提升、大力倡導推進的一項十分重要的農村工作機制創新,有力促進了農村生產力的發展和農民生活水平的提高。省長唐登杰強調,要深入推行科技特派員制度,促進人才下沉、科技下鄉、農民增收。

20年的堅守與篤行,使福建推行科特派制度工作始終走在全國前列。從1999年開始在全國率先推行至今,全省共派出科特派16348人次,省級科特派已覆蓋全省859個鄉鎮,覆蓋率93.8%;服務領域涵蓋全省十大特色農業產業,并向二、三產業延伸,僅由省級科特派領辦創辦的企業和專業合作社就有5298家。

一項可復制可推廣的創新制度

頂著酷暑炎熱,承受蚊蟲叮咬, 穿上雨鞋,拿著木棍,白天帶企業人員鉆山林進大棚,晚上整理總結資料……為了了解珍貴中藥材七葉一枝花生長習性,省農科院80后科研人員蘇海蘭幾乎走遍了全省各地深山老林,實施了超過300個田間試驗。

以科特派身份被派駐光澤基地3年多來,蘇海蘭每年駐點近300天,每年組織培訓企業技術骨干和農戶培訓15次以上,每天接到農戶電話或微信至少5個,全省七葉一枝花基地90%跟她有聯系。

蘇海蘭科特派團隊通過研究,建立了七葉一枝花培育和規范化栽培技術規程及可追溯技術體系,使七葉一枝花育苗從原來需要2年且只有5%的出苗率,提升到現在只需6個月超60%的出苗率,基地擴建了6000多畝,還帶動農戶種植近1萬畝。

蘇海蘭是福建成千上萬個活躍在農村一線的科特派之一。

偉大的實踐源于一項具有深遠意義的制度創新。

上世紀90年代的南平,和全國大多數地方一樣,“三農”工作面臨農業科技服務缺位、機制不活,科技人才資源與農村、農業和農民脫節的困境。南平把破解“三農”問題的第一腳踩在科技上,提出“科技特派員”概念,1999年2月,選派一批科技素質較高的人才到農村生產第一線開展科技服務。  

他被農民喚作“榛仙”,挎包常備幾件寶——手電、蚊香、修枝剪、海拔儀、黑板擦,跋涉于山巒阡陌之間,走村訪戶,為農民講技術、解難題。當年,任南平市林委科技中心副主任的詹夷生被選為首批科技特派員,下派閩北貧困村建甌市水源鄉溫洋村。僅一年,村里的栗果產量從上年的22萬公斤猛增至32萬公斤。次年,他所服務的范圍擴展到地跨建甌政和建陽三地的3個村;

他被農民親切地稱為“葡萄仙”,謝福鑫也是首批科技特派員之一。當年,他的電話被農民稱作“葡萄110”,農民只要遇到種植難題,往往隨叫隨到;他走到哪里,葡萄藤就爬到哪里,千畝萬畝葡萄園拔地而起;

……

從田間地頭到山間林地,再到企業基地,在廣袤的閩北大地上,涌現出了一批明星科特派,成為農民眼中的“財神爺”。

2002年,全國科技特派員工作現場會在南平市召開。在總結南平經驗基礎上,推動全國開展科技特派員試點工作,之后不斷向全國推廣。2012年起,科特派工作被6次寫入中央1號文件。

牢記囑托,砥礪奮進。省委、省政府始終把實施科技特派員制度作為科技精準服務農業增效、農民增收、農村發展的長效機制,全省各地扎實推進科技特派員工作,有力推動了農業先進科技成果轉化和應用。

2013年,南平市圍繞打造全國綠色發展示范區,出臺《關于推進“三級聯動、重心下移”聯系服務群眾工作機制的意見》。

2016年國務院辦公廳發布《關于深入推行科技特派員制度的若干意見》后,省政府及時出臺《關于深入推行科技特派員制度的實施意見》,探索建立新時代科特派工作長效機制,從更高層面、更寬領域推進科技特派員制度持續創新發展。

次年11月,科技部又在南平召開全國深入推行科技特派員制度現場會。與會領導和代表一致認為,福建省深入推行科技特派員制度成效顯著,行之有效的做法和措施可借鑒、可復制、可推廣。

2018年在國務院第五次大督查中,省科技廳選送的推動科技特派員工作典型經驗做法受到國務院督查組充分肯定,在全國范圍內通報表揚。

把科特派服務建在產業鏈上

建甌是首批十大“中國竹子之鄉”,竹木加工是當地傳統制造業,如何“吃”下這根竹子?與大多數企業一樣,靠山吃山,建甌華宇集團最早以做板坯起家,只生產竹地板半成品,產品附加值低。得益于科技特派員機制,華宇與南京林業大學竹材工程研究中心合作,引進張齊生院士法人科特派團隊和李延軍博士法人科特派團隊參與生產科研開發,走精深加工之路。

在團隊支持下,華宇建成了國家級竹板材研發實驗室等創新平臺,攻克一系列技術難關,完成了國家星火計劃等多個項目,新環保地板等產品獲歐美市場“綠色通行證”。2010年以來,科特派機制為華宇帶來近3億元的經濟效益。

南京林大法人科特派團隊是我省跨區域選認科特派,對象從本省向省外乃至境外拓展的團隊之一。

翻開福建省科技特派員名單,這些活躍在八閩農村農業一線的科技人才,既有省內專家及熟悉本地情況的“永久牌”本土專家,又有省外的專家,還有外國專家,他們背后有中科院、北京大學、清華大學、南京林業大學等團隊力量……

這是福建探索新型科技特派員跨界服務的一大創舉,在全國率先跨界別、跨區域選拔科技人才,選認對象從本省向省外乃至境外拓展,廣開科技特派員選認渠道,不限來源,不限服務領域,不限服務區域。浦城科技大市場工作站通過引進來自20多家高校、院所、科技服務中介機構的600多名科技特派員,成為我省首家國家級專家服務基地。

“既要用好本地人才資源,又敞開大門選才,選用一切能夠導入農村農業一線的創新創業創造者。”省科技廳負責人說,科技特派員制度植根“三農”,要適應農業生產方式逐漸向產業化、規范化、特色化、品牌化發展的特征,把選認科特派工作向第二、三產業延伸拓展,把科特派服務建在產業鏈上,向全要素服務轉變,培育新業態,激發新動能。

做給農民看、領著農民干、帶著農民賺。由省科技特派員、省農科院植保所余德億研究員牽頭組成的科特派團隊,從2014年起,為漳州多個鄉鎮的蘭花、多肉、百香果等產業提供系統的病蟲害綠色防控技術服務和智力支持,以組團的形式對接服務相關企業、建制村,解決企業、農戶在實際生產過程中遇到的問題,幫助當地培養一批技術人才,并推進“科研單位+企業/合作社+農戶模式”的產學研服務模式,通過龍頭企業、種植大戶、專業合作社進行試種、推廣、銷售,扶持指導農戶生產、發展、創收。

“這種專家組團聯動式的注入,克服了單個科特派勢單力薄的不足,有效破解了區域產業的科技難題,又有效帶動農民增收致富。”當地科技部門負責人說。

僅2018年,我省就選認省級團隊科技特派員105個,推動“單人單點”服務向“組團聯動”服務轉變,探索“互聯網+科技特派員”“科技特派員+眾創”等新型選派服務模式,構建由高校院所專家、鄉土人才和科技服務團隊構成的科技服務體系。

創業式扶貧助力脫貧攻堅戰

如何加速推動人才、知識、技術、成果、資金等要素在縣域流動?

我省加快完善新型農業社會化科技服務體系。搭建雙創平臺,打造農業農村領域的眾創空間“星創天地”,為科技特派員開展農村科技創業營造專業化、便捷化的創業環境,并鼓勵科特派員創辦、領辦經濟實體和星創天地。

“秋天的蜂蜜不能取太多,每箱要給蜜蜂留足口糧,保證過冬存活率。”在省科技特派員、福建農林大學蜜蜂研究所周冰峰教授悉心技術指導、培訓下,南安匯甜蜂業家庭農場目前已發展繁育林下蜜蜂500群,年產蜂蜜1.25萬公斤,年產值可以達150萬元,林下養蜂也成為帶動當地農民脫貧致富的特色產業。

周冰峰與匯甜蜂業農場等開展產學研合作,參與創辦了“匯甜蜂業星創天地”。該星創天地被認定為國家級星創天地,目前已入駐農業企業32家,已成功孵化10家,創業團隊44個,其中貧困戶創業團隊40個,大學生創業團隊4個,申請專利5件、申請商標22件,所培育的新型農業經營主體年經濟效益5000萬元。

近兩年,全省已建成78家省級以上星創天地,7個國家級、9個省級農業科技園區,建成5條國家級科技特派員創業鏈、4個國家級創業基地,102個省級科技特派員創業示范基地,為科技人員扎根農村提供了寬闊舞臺。

金融支持科技特派員基層創業工作,則幫助了一批有技術、有項目的科特派真正做到“實體創業、服務農民”。南平市首次推出“科特派”企業貸款和科技特派員信用卡,平和縣首創“科技特派員+快農貸”……突出科技精準扶貧,我省每年在扶貧開發重點縣實施100項以上科特派項目,通過開展創業式扶貧,實現由“輸血式”向“造血式”扶貧轉變。

“最好的農技論文,應該寫在田間地頭。”省科技特派員、福建農林大學胡開輝教授說。在食用菌大縣古田,該校和縣政府共建古田菌業研究院,胡開輝任院長,導入技術、管理、資金、信息等,形成了全鏈條科特派團隊服務,團隊在當地示范推廣食用菌栽培關鍵技術,使真姬菇工廠栽培單產由400克左右提高到500克以上,單袋產量提高了20%以上;銀耳單袋干重由原來的90克提升到120克……助力全縣食用菌技術總體水平實現了質的飛越。

“學校選聘推廣型教授、研究員,建立職稱評定橫向項目課題級別認定制,提高科研人員科技成果轉移轉化收益,解除了我們的后顧之憂。”胡開輝說。

20年來,全省先后出臺了一系列鼓勵科特派帶領農民創新創業創造的政策措施,引導科特派以資金、技術、管理入股,與農民形成利益共同體,形成農業科技成果轉化推廣的多元化投入和回報機制,在福利待遇、人才引進、項目資金、創業扶持等方面制定一系列含金量高的優惠政策和保障措施,讓優秀科技人才引得來、留得住。

“20年來,省委、省政府高度重視科技特派員工作,著力從機制活入手,改變以往過多強調科技公益性扶持和無償服務的做法,有效激發了各方創新創業創造的積極性。”省科技廳有關負責人說。

得益于靈活的機制,我省探索打造了“科技特派員+龍頭企業+農戶”“科技特派員+農業合作社+農戶”“科技特派員+金融+流通”等運作平臺,把科技特派員服務從生產向加工、流通、行業管理等各環節各層面拓展,加快培育農業農村發展新動能。

全省科技特派員共創辦企業、創業基地、形成利益共同體和專業技術協會或經濟合作組織2184家,實施科技開發項目1581項,推廣新技術3109項(次),引進新品種2273項(次),服務企業、農戶161033個,50855戶農民實現創業增收。

新時代、新期盼,靠機制體制持續創新,福建科特派足音鏗鏘,大踏步邁向新征程。

轉載本網文章請注明出處

返回原圖
/

竞彩投注app